欢迎访问:最新亚洲色拍偷拍-图片区 亚洲 在线视频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OL美纱纪胯下绳-淫妻奸情

   美纱几乎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想佐原。
  已事过三日,身体里依旧热如火。不一定是性感之火,是受到种种屈辱的人。回想起来就摇头,要用手掩住脸,可是想到直至最后都那么镇静的佐原,又开始思念他。
  受到那样的屈辱,一方面觉得无颜再和性原会面,另一方面又很想再见到他。
  那一天和佐原分手时,他只说一句星期六,六点在新宿的一家咖啡店等她,给她写上地址的字条。
  美纱不知道佐原的住址和电话。佐原也没有问如何和美纱连络,佐原好像有把握美纱一定会赴约。
  在佐原的信心中,似乎潜藏着一股魔力。
  和佐原分手后才只有三天,美纱却不知道如何度过星期六以前的时间,不想喝酒或与同事喝咖啡。
  这一天稍加班后,六点多钟离开公司。
  直接回到公寓时,雄介站在门前。本来和雄介有默契,就是一定要在外面见面,所以看到雄介站在门前,美纱感到意外。
  「原来这么早就回来了,本来我是准备等到天亮的。」
  雄介以愤怒的口吻说。
  「你不要去工作吗?」
  「今天休息。」
  金妮是全年无休的店,大家轮般休息。
  「你知道这五天里我打了多少次电话吗?我对答录机说请你回电话,为什么不理?我知道打电话到公司不方便,所以只打到你住的地方。」
  和佐原分手后,忘了雄介的事,最后到金妮去是五天前,还不到一星期。
  「你可以和那个喜欢你的女人交往,我不愿意卷入争端。她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?」
  「大概是偷看我的笔记本吧。」
  「总之,我们是一个月就结束了,以后不要到我这里来。」
  美纱打开房门,想就在这里和雄介分手。
  「你听我说呀。」
  「我不想听,我说过到此为止,你明白了吗?你走吧。」
  美纱走进房里,想关门。
  可是,雄介快一步跟进房里。
  「你走!不然我要叫人了。」
  「叫吧!我会说你在月经期,有一点歇斯底里。」
  雄介关上房门,向里面推美纱,说:「我已经等了二个小时了,让我喝一杯咖啡总可以吧。」
  「我只有难喝的咖啡。」
  「我也没有准备喝比店里更好的咖啡。」
  「喝完咖啡,你就得离开。」
  美纱让雄介进入客厅。
  雄介坐在双人座的沙发上,由于接触到美纱的生活,心里就更眷念。
  「自从见了你之后,我对那个女人就没兴趣了。你应该知道,人心是会变的。」
  「这些都不重要,我只是想和你结束。」
  美纱不讨厌雄介,而是共同度过一夜的佐原几乎占据了美纱的整个心。
  雄介没有作答,只是站起来抓住美纱的手臂,拉入怀里。
  「噢…」
  雄介粗鲁的吻美纱。
  「唔…」
  美纱本来想说不要,但说不出话来。
  雄介对紧闭上嘴拒绝舌头进去的美纱感到急燥。
  上一周在旅馆里还发出性感声音的美纱,现在却像被强奸似的拼命推开雄介。
  雄介知道吻不下去,于是把手伸入裙内。
  「不要!」
  「要玩强奸游戏吗?这不像你做的事。你已经湿润了吧,我的小儿子也勃起来了。」
  「已经说好的,你走吧。」
  「说好了什么?我什么也没有答应。」
  伸入裙内的手沿着腿向上摸到高叉的三角裤。
  「噢…」
  手指插入洞里,立刻开始淫靡的活动。
  「不要这样…」
  「你是喜欢的,以前是喜欢这样的。流出蜜汁吧,快热情起来!」
  雄介一面玩弄肉洞,一面接吻。美纱虽然闭嘴拒绝,但受到爱抚的花蕾,使她无法继续闭嘴,雄介的舌尖乘机侵入。
  美纱被推倒在床上后仍继续反抗。今晚的雄介是施展了暴力,衣袖发出轻脆的声音被撕破。
  「你为什么这样讨厌我?」
  雄介更凶暴。上一周还在一起共享性感的快乐,现在却翻脸不认人。
  「我做了什么事呀!」
  雄介用力向左右拉上衣,钮扣脱落,乳罩浮现。
  拉下乳罩,立刻吻雪白的丰乳。
  「噢…唔…」
  美纱还是拼命的推开雄介。
  雄介先用手把三角裤拉到膝上,再用脚尖扯下去。
  雄介急忙拉下裤子,用勃起到极限的肉棒找到肉洞口,利用体重把肉棒插进去。
  「唔…」
  强行插入尚未完全湿润的肉洞,当龟头勉强达及洞底,雄介先摇摆屁股,开始猛烈抽插。
  「唔…」
  内脏几乎被刺破的强烈冲击,使美纱仰起头发出哼声。
  看到美纱痛苦的表情,雄介似乎更激动,把肉棒抽出到龟头快要脱离肉洞时,又全身重量猛然插进去。
  「噢!」
  比前一次更强烈的冲击,使美纱不由得发出呻吟的哼声。
  雄介用手指夹住乳头,又同样的凶猛抽插。
  「唔…」
  美纱受到这样的冲击,掉下眼泪。
  「不要这样残暴。」
  「在第一次的夜晚,你是说还要的。我温柔的抽插时,你说还要用力,所以今晚我是这样用力插的。」
  这样猛烈的抽插,不可能享受到快感,甚至于会感到恐惧。
  无法推开雄介,美纱皱起眉头,痛的喘息,肉棒插入时就产生恐惧感。
  每当出现在金妮时,店员们就对雄介说你的表姐很漂亮,在大企业工作,充满知性美的美纱,使雄介非常得意。
  美纱不只是外表,其内在也深得雄介的爱慕,现在美纱竟然说要结束他们的关系,而且想澈底的避免和雄介见面。雄介当然不会轻易答应。
  雄介的肉棒整天都在需求美纱的肉体而勃起。已经五天没有性交,也连络不到。其间,无法集中精神工作,几乎要流出鼻血。
  雄介加上反弹力…把肉棒用力插进去。
  「噢!」
  美纱张开嘴呻吟,用痛苦的视线看雄介。黑发落在额头,脖子上看到汗珠。
  「求求你…不要粗暴…」
  「要求我了吗?如果敢咬的话,我可要把拳头插入你的阴户,让你永远都不能性交,你肯给我口交吧?」
  雄介露出疯狂般的眼神。在雄介的心里已经刮起暴风,美纱感到危险,只好点头。
  雄介脱去裤子,骑在美纱的脸上,强行把肉棒插入美纱的嘴里。
  「唔…」
  雄介看到皱眉头的美纱,这才觉得自己站在优势的地位。
  雄介心想绝对不能和她分手,每一次都要这样干她上下的嘴。
  「你像洋娃娃一样的不动有什么用!舌头要动,就像上次那样要发出啾啾的声音才行。」
  说完,猛向里面插。
  肉棒顶在喉头,美纱几乎要吐出来。不能说话,只好用眼神表示痛苦。
  「唔…唔…」
  美纱用力摇头。
  「你要说什么?只要吸吮就对了。」
  雄介用力抽插二、三下。
  美纱推开雄介的腰骨,吐出肉棒,说:「这样我不能呼吸了…更别说是活动舌头。我说过不要你这样粗暴的。」
  「那么,你不要动,把嘴唇做成阴户的样子。不过,我告诉你,必须是紧缩的阴户,不然就射出来,只会花很多的时间,你的下巴很可能脱臼。」
  雄介好像要射在美纱的嘴里,如果现在反抗他,正在气头上的雄介会更凶暴。
  美纱把红唇闭紧,雄介开始抽插。
  偶尔雄介故意深深的插入肉棒,冷冷的瞪视美纱。看到美纱恶心想吐的模样,不由发出冷笑。
  「你要喝下去,万一漏出来,我绝不答应。」
  这样单方面的玩弄不能动的美纱,其带来的快感更煽动雄介的雄性本能。
  想到日后每次都能这样奸淫美纱,雄介产生很大的信心。
  雄介一直未射精,美纱感到下巴麻痹,偶尔喉头被插到也很痛苦。几乎想用牙齿咬雄介的肉棒。
  「我要射了,你要喝下去。」
  雄介抽插的速度加快。
  「唔…唔…」
  美纱很想说不要粗暴,可是说不出来,只能用鼻孔呼吸,等待那一刻。
  「唔…」
  雄介的动作停止,向喉咙深处间歇性的射精。
  美纱并没有立刻把射入嘴里的精液吞下去。雄介慢慢拔出肉棒。
  「喝吧,你还没有吞下去。」
  本来美纱就讨厌精液的味道,一旦积存在嘴里就更难咽下去。美纱假装在整理头发,趁雄介不注意,手伸向玻璃桌上的卫生纸,迅速抽出后送到自己的嘴上。
  「可恶!」
  雄介伸手抢卫生纸,然为时已晚。雄介的精液完全吐在卫生纸上。
  雄介怒视美纱:「我是要你吞下去的。」
  「你是知道我不能喝的,我讨厌那种味道。」
  看到凶暴的雄介,美纱为之胆怯,但仍做出从容的态度。
  「你有一次喝过的。」
  「因为那是酒醉了。」
  「那么,你就喝酒吧。这里至少会有酒吧。」
  「没有。」
  「不可能没有。」
  两人怒目相视。
  美纱已经决定脱离雄介,因为雄介也看出这种情形,所以变成凶猛的野兽。
  「你不能用嘴喝下去,我就插入你的阴核,让你大量的喝。」
  雄介想把爬起来的美纱压住,把裙子撩起到肚脐上。
  「不要啦!你走吧!」
  美纱越抗拒,雄介的恨意更强烈。看到撕破的上衣,使得雄介更狂暴。
  「你做狗趴姿势吧。这样把屁股挺过来。我从后面插进去就会快一点结束。」
  雄介露出冷笑。
  「不要!」
  「快!」
  锐利的眼神射在美纱的脸上,美纱也露出反抗的眼光迎战。
  雄介抓住美纱的手臂,以疯狂的动作翻转美纱的身体。
  「不要!」
  美纱拼命爬,想逃走。
  雄介抓住美纱的脚,用力拉回去。
  「我要给你插进去,然后把大量的精液射入你的阴户。你用好听的声音哭吧。」
  雄介分开美纱的腿,将又勃起的肉棒向花芯刺进去。
  「唔…」
  在极短时间内恢复勃起的内棒,一下子插入到底。
  雄介猛烈冲刺子宫口,似乎要把子宫刺破。
  「噢…唔…啊…」
  好像要刺到内脏,只有痛苦,没有快感。每入一次,美纱便从喉咙发出哼声。
  2
  岩月走出电梯,来到美纱的房间。
  最近一个月以来感到很奇怪。以前约美纱,她一定会赴约。说要学习什么东西,但岩月不相信。
  是不是有了男人?对性欲强烈的美纱,不可能忍耐一个月之久。
  想到这样的时间不可能回到公寓,又想到也许和男人正在寻乐,于是不由得搭计程车赶来。
  在按门铃前先转一下把手,结果顺利的推开门。
  对没有锁门感到惊讶,当然看到玄关有散乱的男鞋感到紧张。
  「噢!不要…」
  悄悄的走进玄关,听到从客厅传来美纱的声音。
  岩月脱下皮鞋,悄悄的走向客厅。
  原以为美纱是在和男人享受性交乐趣,可是岩月看到的美纱,只能认为是受到凌辱。
  只有下半身赤裸的男人,把美纱的裙子撩起,从后面奸淫。如果只是这样还不算奇怪,美纱却做出拼命想逃走的样子。
  这是美纱忘了锁门,男人偷偷进来,看到美丽的女人而奸淫…
  岩月这样判断后,再看男人的手上没有危险之物,又是双手抱紧美纱的细腰。
  「快停止!」
  岩月抓住雄介的肩,用力拉。
  不只是雄介,美纱也听到男人的声音而吓了一跳。
  「你这无耻的东西!我要把你交给警方。」
  岩月揪住雄介的脖子。
  「找警察吗?那是我要做的事。你非法侵入民宅,干扰别人的快乐!快滚出去!」
  岩月怒气冲冲,但对丝毫不为所动的男人感到疑惑。难道他是…放松手的力量。
  「你是不是美纱的同事呢?」
  雄介也想到这个男人可能是美纱认识的。
  美纱对眼前发生的事感到惊鄂,急忙拉下裙子,整理衣服。
  「我们正在玩强奸游戏,你要如何向我们交代?」
  雄介一点也不掩饰赤裸的下半身,傲慢的说。
  「美纱,这是怎么回事?」
  岩月对这种情形多少有点明白,可是不想在年轻男人面前露出窘态,只好保持冷静的态度。
  「假装做出老婆离婚的样子而勾引美纱,又在老婆的生日送戒指,美纱说不想再和这样的男人交往了。」
  岩月把送戒指给妻子的事瞒着美纱,但为什么这个男人知道呢?生日是在一个月前,从那时候起,美纱不肯和岩月见面了。
  「你们两个都走!随便进入别人的房里!再也不要来了!」
  因为受到暴力的侵犯,美纱的愤怒爆发。
  「怎么可以说侵犯。你是想和这个撒谎的家伙分手才和我交往的。我们可是做过很多快乐事情的亲蜜关系呀。」
  雄介的态度依旧傲慢,像在表示美纱是我的女人,连裤子也没有穿。
  「你们走!不然我真的要叫警察了,我就说强奸我。」
  美纱拿起电话。
  雄介看到美纱生气的样子,知道不是恐吓。
  美纱按下110。
  「好吧。」
  雄介迅速切断电话,然后露出不情愿的表情开始穿裤子。
  「美纱,我有话和你说。」
  这一次轮到岩月了。
  「我没有。」
  美纱冷冷的回答。
  「美纱说无话和你谈,还是回到老婆那里去吧。不过,我不会放弃美纱的。」
  雄介穿好衣服,露出冷笑向外走去。
  听到关门的声音,岩月去锁门后又回来。
  「戒指的事是听谁说的?就是为这件事生气吗?和那种年轻人交往有什么好呢?那种人怎么配得上你呢?」
  岩用的脑海里又出现两个人性交的情景,但还是保持冷静,现在大吼只会使得美纱的心情更恶劣。
  「你是说你很配我吗?我已经受够了,你走吧。我要和你做陌生人,反正将来也只是做陌生人的份。」
  「你怎么可以这样说。我们不是一直都很好吗?你知道我是爱你的。」
  「你爱我的话,你能吻刚才还有那个人的阴茎插入的阴户吗?你能插入舌头喝下有那个男人的精液和我的淫液混合的液体吗?」
  「我知道你和他是单纯的外遇,我不会在意那种男人。不过还是去淋浴,身心都可以爽快。我陪你去吧。」
  过去从未对岩月做出这种态度,对尊敬的男人不曾说过粗鲁的话,而今不同了。
  「美纱,只要你希望这样,我什么都能做到。」
  岩月说完,立刻进入美纱的双腿间,把腿分开。
  「啊…」
  只是抬起上半身的美纱失去平衡,仰倒。
  虽然这是自已说出来的,可是并不想真正让岩月看到刚才和雄介连成一体的地方。
  美纱拼命挣扎想站起来,可是岩月的头已到下腹部。
  岩月只是看一眼湿润充血的花瓣,立刻把嘴压到肉洞口。
  「啊!」
  美纱的屁股颤抖。
  岩月闻到从未闻过的强烈刺激的味道。没有精液的味道,但好像那种男人的味道。现在的岩月只好伸出舌头舔了。
  奇怪的是,美纱为什么知道送戒指给妻子的事,同时也怀疑妻子是不是知道美纱的事。
  不过,这些事以后可以查证。现在美纱正在考验他的爱情。
  想到美纱和那样下流的年轻男人发生关系,即使是短暂的,也恨不得骂她几句。可是现在这样做,美纱是不可能再回到他的怀里了,还舍不得放弃这样的女人。
  岩月发出啾啾的淫靡舔声,然后伸手到可恶的男人进入的内洞里。
  「唔…啊…」
  看到岩月舔经过雄介猛烈抽插有一点刺痛的阴户,美纱停止抗拒。不过想到岩月只是不愿意放弃她才这样做,所以对岩月没有一点留恋感。
  美纱在这样的情形下还是想到佐原。如果是佐原这样做的话…美纱在想念使她有极大屈辱感的男人。
  岩月抬起头,嘴边沾上蜜汁。
  已经一个月没有和美纱性交,现在看到美纱凌乱的衣服,岩用的下半身产生异于往常的兴奋。
  脱下裤子,和雄介一样的只赤裸下半身。
  美纱知道岩月的目的,但就那样仰卧不动。
  肉棒插进来了。美纱闭紧嘴,只用鼻呼吸,以免发出声音。
  「下个月我们去做一夜的旅行,我有伊豆旅馆的招待卷。」
  插入没有遭到反抗,岩月以为美纱原谅他了。
  3
  美纱在约好见面的咖啡厅,故意迟到二十分钟才进去。可是发现佐原不在里而,立刻感到后悔,真怕再也见不到他了。
  只有期盼佐原会回来,准备在这里等到打烊。
  「结城小姐的电话。」
  六点半左右听到服务生叫人。向四周望去,没有人站起来,美纱急忙去接听电话。
  「喂…」
  美纱拿起电话小声的说。
  「哦,你还在我就放心了,六点多时我打过一次电话。」
  虽然不到一星期,但觉得很怀念佐原的声音,美纱紧握电话。
  「我在上一次的旅馆XX号室,我等你。马上来吧。」
  佐原不等美纱回答就挂电话。他似乎认定美纱一定会来的。
  这样充满信心的佐原,不知道今天会做什么。美纱的心充满不安的期待。
  ***
  在旅馆的房前轻轻敲门时,佐原立刻打开房门。
  佐原面带笑容,可是美纱的表情很不自然。
  一星期前受到那样的羞耻,不可能很自然的投入佐原的怀抱。
  受到那种凌辱,今天还自动送上门来,不知道佐原会有怎么样的想法。
  叫她就来,美纱突然感到难为情。出门时还费心挑选衣服,对自己的这种行为感到难为情。
  佐原看到美纱一直站在门外,于是把她拉进房里。虽然比上一周的套房窄小,可是比美纱准备和雄介做爱的房间大多了。
  「我本来要去咖啡厅,因为有急事没有办完,所以赶不上,真对不起。」
  「你就继续工作吧…」
  美纱看到桌上的字典,说出昧着良心的话。
  「刚刚才完,用传真把稿件送出去了。」
  佐原和往常一样,未系领带,只有衬衫和白短裤。不过,他的打扮都是考究的。
  佐原把她拥入怀里接吻时,美纱的身体便失去力量,受到这个男人的爱抚时,美纱知道自已会变成和过去不同的女人。
  和岩月或雄介在一起时,能保持平等的关系,甚至站在优势的地位。和佐原就不行了,在金妮聊天时,他和一般男人一样,独处时,佐原便成为美纱的支配者。
  舌头巧妙的动作,使美纱的花芯开始火热湿润。只能做被动的人,好像被猫玩弄的老鼠。
  「我要绑你。把衣服脱了吧,今天不只是手而已。」
  佐原吻过她后,以平静的口吻说。
  美纱受到佐原支配的屈辱中,发现过去从未有过的喜悦。所以一直等待这一天的到来。可是刚来就直接了当的要她脱衣服,还是无法立刻答应。
  「等一下再淋浴吧。」
  佐原立刻从和上次一样的黑色皮包里拿出红色的绳子。
  「就在这里,马上!」
  「不…」
  并不是反抗,只为了让佐原感到困惑,美纱才这样拒绝,实际上是想撒娇而已。美纱站在门边没有动。
  「你是不是想要我给你做羞辱的事才来的吗?」
  看透美纱心事的话,使美纱感到难堪。
  「我不是为做那种事情来的。」
  美纱真希望佐原用暴力占有她,这样顶嘴就该得到更严重的处罚。
  「那么,你为什么而来呢?」
  美纱对佐原的明知故问感到怨尤。
  佐原在等美纱回答。没有动粗,就好像站在有温和阳光的院子里欣赏风景。
  「你说话吧…」
  美纱知道自己现在必须说话,但仍旧等待佐原开口说话。可是佐原等待美纱说话。
  美纱无法再坚持。
  「我要回去了。」
  美纱说出欺骗自己的话。心想这一次佐原一定会把她拉进怀里,可是佐原依旧没有动。
  「还没有脱衣服就回去了吗?」
  「是…」
  这一次一定会…佐原仍旧没有动,美纱恨自己不能坦白,也恨佐原没有采取强迫的手段,就这样推开门,留恋不舍的走向电梯。走的很慢,但没有听到佐原追上来的声音。
  如果是雄介或是岩月,毫无疑问的会追上来,甚至于不让她离开房间。
  美纱无法走出旅馆,于是进入一楼的咖啡厅。芳香的咖啡,喝在嘴里感到很苦,美纱的心仍旧留在佐原的房间里。
  坐二十分钟,觉得这段时间很漫长。
  佐原是不是离开了旅馆呢?美纱忍不住拿起咖啡厅门口附近的内线电话。
  「请接XX一七号室的佐原先生。」
  「请稍等。」
  从这句话知道佐原还在。美纱的心怦怦跳动。
  「喂。」
  听到佐原的声音,美纱感到呼吸都困难。
  「…」
  「你现在在那里?」
  佐原知道打电话的就是美纱。
  「一楼的咖啡厅…」
  「我马上去。」
  佐原不说回来,而是说要到这里来。
  现在还来得及离开旅馆,想和佐原在一起的心情和想逃走的心情在激战。
  不知道佐原会对她说什么话,心里越来越不安。
  佐原很快就来了。很自然的表情,好像约会就在这里。
  「咖啡还是金妮的好喝。」
  佐原在美纱的对面坐下。
  「以后就没有去金妮了吗?」
  「那个人,三天前到我房里来。」
  「哦。」
  佐原没有反应。
  「他和我发生关系。」
  「觉得好吗?」
  佐原的反应使美纱急燥。
  「后来,又来了别人。这个人也和我发生关系。」
  「哦。」
  原以为这一次佐原会有反应,但仍旧是老神在在。
  「你为什么这么镇定?」
  美纱指责似的问。
  「性无能的男人是无法性交的,这件事只有交给别人了。」
  佐原的口吻自然。
  美纱从佐原身上得到比健康男人更多性感,因此早就忘了佐原是性无能的人。因为佐原的态度让美纱急燥,所以故意说出和两个男人做爱的事。
  说过之后,才后悔是不是伤了佐原的心。
  佐原喝着咖啡,望着沉默的美纱。
  美纱觉得掌心出汗。抬头看一眼佐原,又立刻低下头。
  「咖啡的时间结束,回去吧。」
  佐原拿起帐单站起来,在柜台签帐后头也不回的走出去。
  美纱急忙追赶。
  电梯的门关了,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。
  「随便就弄成咖啡时间,知道要受惩罚吧。」
  佐原把美纱搂过去,在耳边小声说。呼吸喷在耳根上。
  美纱全身起鸡皮疙瘩。
  「不要…讨厌我…」
  美纱终于坦诚说出心里的话。
  「上一次也说过这样的话,准备接受更羞辱的事吧。」
  只是这样一句话,美纱就觉得子宫深处火热了。
  走进房里,佐原说出如先前的话。
  「我要绑你,就在这里马上脱衣服。」
  在男人的面前自己脱衣服,美纱感到困惑。如果是其他男人,此时一定不会要她自己脱衣服。
  「给我脱吧…」
  美纱的声音近乎哀求。
  「你自已脱,我会给你穿上红绳的衣服。」
  佐原没有碰美纱的身体。
  美纱很想告诉佐原,为了让他给美纱脱衣服而特别挑选内衣。不知道看裙内的内衣,佐原会说什么话。美纱在紧张中脱下裙子和上衣。
  高开叉的三角裤和吊袜带,乳罩都是成套的。都有高贵的刺绣和蕾丝边。
  「噢,很美的内衣。」
  听到佐原这样说,美纱十分高兴,好像小孩子难得受到父亲赞美时的心情。
  这样的内衣,还是需要自己脱。
  在佐原的命令下,站在床边。佐原把美纱的双手拉到背后,用红绳捆绑,多余的绳子绕到胸前,在乳房的上下綑绑。
  因为双手失去自由,无法抗拒。美纱感受到当牺牲品的无力感。由于无力感,也点燃和其他男人不曾有过的淫荡火焰。
  「你穿黑色内衣时在想什么呢?看你穿上吊袜带一定是想接受非常羞辱之事。」
  佐原扳起她的脸凝视时,彷佛自己的心被看透似的,美纱不由得不闭上眼睛。
  捆绑尚未结束,绳子又沿乳房中央而下。
  「把腿分开更大一点。」
  美纱不知道佐原的目的,只好把双腿微微分开。
  下来的绳子穿过胯下,绕到后面。
  「不…」
  美纱想夹紧双腿,此时佐原把绳子向后背的方向用力拉。
  「噢…」
  绳子陷入肉缝。美纱想藉垫脚尖减少刺激。可是经过胯下的绳子固定在后背的绳子上。
  「不要这样…啊…快解开…痛啊…」
  「那里痛呢?」
  「那里…啊…快取下来…」
  胯下裂开般的疼痛,美纱不由得皱起眉头。
  「是阴户受到摩擦才痛吗?你只要说阴户痛请放松,我就给你放松。」
  「不…」
  佐原要她说这种话时,美纱觉得喉咙有异物卡住般说不出来。
  「不说只好这样了。」
  佐原说完,把汗湿的美纱抱在怀里吻脸颊,耳垂。
  彷佛专门选择皮肤的性感带触摸,美纱的皮肤起鸡皮疙瘩,身体深处感到骚痒。忍不住扭动身体时,胯下的绳子更毫不留情的陷入肉缝里。
  受到骚痒和疼痛的夹攻,美纱喘息流汗。
  佐原用手指轻揉变硬突出的乳头。
  美纱咬紧牙关,发出沉闷的哼声。乳头也出现骚痒感,快感和疼痛都使美纱无法忍耐。
  「啊…放了我吧。解开那里的绳子。痛…求求你…不要摸乳头…」
  美纱不能一直踮着脚尖,累得发出悲呜声。
  「你说出来就没事了,该怎么说已经告诉你了。」
  佐原用力掐乳头。
  「痛啊!」
  发出尖叫声的同时,由于大腿用力,绳子更深陷肉缝里。
  「啊…求求你…解开吧…请放松阴户的绳子吧…」
  美纱说出淫话,忍耐着疼痛,但脸还是红到耳根。
  「阴户也许会磨破流血,你到床上来做狗趴姿势,但用头取代双手,屁股尽量抬高,这样我就给你放松。」
  美纱没有时间思考了,跪在床上,弯曲上半身,头顶在床板上。
  抬高屁股时,红绳会陷入肉缝。
  佐原解开胯下的绳子,看到陷入肉缝的部份已湿润。
  胯下绳松开时,美沙松了一口气。可是肉缝又痛又痒,很不得用手揉搓那里。
  「要更抬高,像这样。」
  佐原抱住美纱的细腰,向上抬起。又把肉丘分开,看湿润的性器和菊花蕾。
  「不要看…」
  只是佐原这样看,美妙的欲火更燃烧。
  佐原在红绳湿润的部份打结,又在稍离开的位置打一个结,然后再度经过胯下固定在后背的绳子上。
  「不要!」
  扭动屁股拒绝已经来不及了。红绳的结和落在花芯和菊花蕾上,这样会比先前更刺激。
  「栓的比较松,重要的地方不会磨破,前面会很舒服,对你而言,后面也许会受不了。」
  佐原翻转美纱的身体,看一下快要哭出来的表情,然后乳头含在嘴里。
  「啊…」
  此时的乳头更为敏感。
  第五章调教
  1
  走到办公室时,美纱遇见岩月。
  「想和你商量去伊豆旅行的事,今晚九点钟见个面好吗?」
  岩月担心有人听到,小声说。
  「还和那样的年轻人交往吗?这不像你的为人。」
  最近打好几次电话给美纱,但还说不上几句话就被挂断,使岩月心急如焚。
  「没有和那个人交往。只是…」
  美纱说到这里停下来,用锐利的眼神注视岩月,说:「有了喜欢的人,和他交往。比你大五岁,斯斯文文的人,所以今后不想和你有什么瓜葛了。要旅行就和心爱的太太去吧。」
  美纱说过后,心里痛快极了。
  「美纱,我知道你说的不是真话,只是在生我的气。」
  美纱不理会岩月的劝阻,转身离去。
  很快的就忘了岩月的事,心里只念着佐原。想到能见到佐原,恨不得立刻飞到旅馆。随着接近旅馆,呼吸急促,心跳加速。
  虽然有些不安,但又忍不住要和佐原见面。
  敲门时,房门随即打开。
  「我对公司那个人说再也不和他见面了,也要他不要再打电话来,更拒绝和他去旅行。」
  像孩子见到妈妈立刻说得意的事一样,美纱进入房里立刻对佐原说,显得非常兴奋的样子。
  「真可惜,那个人现在一定很失望。」
  佐原没有表示兴奋,只是平淡的回应,美纱感到不快。
  「金妮的那个人最近好像失魂落魄的样子。偶尔去一下吧,实在太可怜了。」
  一般男人恨不得把女人占为己有,佐原却不然,不会嫉妒,也不会限制美纱的行动。如此一来,美纱想要求限制她的行动。
  现在看起来是自由的,事实上,美纱的心牢牢得掌握在佐原的手下。
  「今天我要看你手淫,上次你不肯才浣肠的,你还记得吧。」
  「不要!不要说了…」
  美纱对脱她身上夹克的佐原猛摇头。
  「你只是用手指,还是用什么其他的东西吗?」
  美纱的脸通红,忍不住低下头。
  「其他的衣服自己脱,然后先手淫再淋浴。」
  「不要…」
  最近美纱说不要这句话,其实就是对佐原撒娇。
  佐原命令她做的事,就算反抗,最后还是得做的。明知如此,为了想让佐原斥责,所以要先拒绝。
  「你每天都这样做吧。所以你的左右花瓣的大小不一样,从小学开始的吗?」
  「那种事…我没有做…」
  听佐原说花瓣的大小不同,美艳的脸更红了。不知道用自己的手指玩过几百次,甚至于几千次。
  昨晚上床后她想到佐原,立刻用手指玩弄花芯。
  「有没有插入香蕉或是原子笔玩呢?」
  「那种事…我没有做过…」
  处女时期没有把任何东西插入花芯里,直到知道男人之后,有使用保险套套在香蕉上玩过。
  「在床上或椅子上、地毯上都可以。」
  「不要…」
  「不要吗?我会等到你做为止。可是三小时后我要离开这里,因为家里来了重要客人。」
  三小时太短了。和佐原在一起的三小时,相当于和其他男人在一起的十分钟。
  「喝啤酒吗?」
  佐原从冰箱拿出啤酒。
  以会他会用男人的暴力,但又这样若无其事,美纱无法判读佐原的心。
  「要喝更强的吗?喝威士忌吗?」
  佐原见美纱没有拿酒杯,于是问她。
  美纱摇头,然后默默的做出闹别扭的态度。
  本来以为进入房里,佐原就会立刻玩弄她。如果受到綑绑,胯下有绳子,用言词凌辱,花芯就应该开始骚痒。
  美纱看一下手表,宝贵的时间白白浪费,美纱几乎要哭出来。
  「我离开后,你可以和别人利用这个时间。不妨把金妮的那个叫来,不过,也 许对他太没有礼貌了。」
  佐原笑着浅饮啤酒。
  「我说过好多次,已经和他分手了,真讨厌!」
  美妙歇斯底里的大叫。
  「你这是欲求不满的表情。可是你要先手淫,像你平时做的那样就行了,不是很简单吗?」
  「不要!不要!」
  美纱急得恨不得把酒杯掷向佐原。
  「你是一直都不能做一个乖孩子。」
  佐原起身,来到美纱的背后。
  「你要回去了吗?」
  美纱摇头。
  「你不回去,又不肯手淫,那么我回去吧。」
  佐原很可能真的走了。
  「不!你不要走!」
  美纱立刻回过头哀求。
  「那么,你是知道该怎么做的,我只等你一分钟。」
  过去是男人无法留下美纱,但不曾有过男人不碰美纱就走的。
  美纱明知和佐原作战是赢不了的,所以很后悔凭白浪费了时间。
  美纱立刻站起来,在佐原的面前脱衣服。
  「就在这里,屁股对着我,用狗趴姿势弄。因为你没有立刻开始,所以失去选择权。」
  佐原掀开床罩。
  「让我侧卧吧…」
  「不行,快一点做狗趴姿势吧。」
  如果再犹豫不决,佐原可能真的要走了。美纱在床上做出狗趴姿势。
  「你是坏女人。」
  「噢!」
  屁股突然被打,美纱向前扑倒,在雪白的屁股上出现红手印。
  「快一点做狗吧。」
  佐原突然用严厉的口吻,使得美纱来不及皱眉头就做出狗趴姿势。
  立刻又在屁股上打了三下。
  「噢…唔…痛啊…」
  除了痛之外,有淫靡的快感从体内涌出。不过,忍耐也只能二、三次。
  「啊…饶了我吧!」
  美纱的屁股落下去。
  「恢复狗的姿势!」
  「不要打了…」
  「只是这样吗?是不是有什么话忘了说了?」
  「对不起…原谅我吧…」
  美纱痛得流泪。
  「快恢复狗趴姿势。」
  美纱摇摇摆摆的做出狗趴姿势。
  在红手印的下面,花芯溢出蜜汁,发光。
  「你不要动,我给你装上尾巴就更像狗了。」
  佐原用手指在菊花蕾上轻轻揉搓。
  「啊…」
  美纱忍不住扭动屁股。
  虽然菊花蕾被摸了好几次,但还是会感到羞耻。过去的男人从未摸过,所以更感到羞耻。
  「今天不会给你浣肠的,可是我觉得你会那样要求的。」
  佐原一面揉搓菊花蕾,一面偷笑。
  「啊…不要在那里…」
  美纱扭动屁股的同时点燃欲火。
  佐原的一根手指使美纱又羞耻又痛快。
  「摸到这里后,多少会开始湿润。我尽量的开发你这里,将来会比前面更喜欢在这里弄,希望早一点把粗大的东西插入这里。」
  大的肛门棒还无法插入美纱的菊花蕾,还要一些时间。
  「不要…不要弄屁股…」
  美纱回头看佐原,也皱起眉头。
  「我带来这个给你,我想和你十分相配,是给你的礼物。」
  佐原拿出有二十几个红珠子串连的东西。
  美纱以为是珍珠项链,这是第一次佐原送给她的礼物,美纱很感高兴。
  「喜欢吗?」
  美纱点头。美纱想着因对忍耐羞辱,所以得到奖品。
  「你喜欢是最好了。」
  佐原露出得意的笑容。
  佐原今天为了可爱的菊花蕾,准备了比大拇指稍小的项链的一串肛门珠。
  美纱误以为是项链之类的东西,原来是肛门道具。
  「你不要动,我给你装上这个美好的礼物。」
  佐原在略微湿濡的菊花蕾,把肛门珠用力塞进去。
  「噢!」
  异物进入肛门的可怕触感,使得美纱难以呼吸,全身汗毛倒竖。
  「狗必须有尾巴,粉红色的尾巴最适合美纱。」
  美纱正感惊鄂之际,第二颗珠子又塞进去了。
  「噢!」
  羞耻感和屈辱使美纱双臂颤抖,当知道要塞入第三颗时,美纱的脸转向佐原。
  「不要!」
  美纱这样逃避时,剩余的肛门珠在胯下摇摆,那种感觉使美纱的血液倒流,全身都羞红了。
  「恢复原来的姿势。」
  「不要…」
  「你不是喜欢这个礼物吗?那是装在肛门的东西。没有浣肠就放进去,现在若拉出来,你应该知道是什么情形。」
  佐原看着手握肛门珠准备把它拉出来的美纱。
  「啊…不…」
  美纱放开肛门珠,掩住脸,扭动身体。
  佐原不断的侮辱美纱,受到如此严重的屈辱,为什么仍忍不住要和他见面呢?现在的美纱羞得无地自容。
  「应该先弄乾净里面的。现在还不想拉出来,就要恢复狗趴姿势。」
  「不…」
  美纱仍旧掩住脸摇头。
  「不然现在就要把这个东西拔出来,我不想看到弄脏的珠子。」
  「不要!」
  美纱对佐原的每一句话都产生强烈的反应,渗出汗水。
  「可以手淫了吧,要用狗趴的姿势摇动可爱的尾巴。」
  「不…太难为情了…不要…」
  美纱想去厕所拉出珠子,从床上爬下来。
  「不可以!」
  佐原把美纱拉回来,推倒在床上,俯卧。又把一棵珠塞进去。
  「唔…噢…啊…」
  美纱的声音沙哑,乳房摇曳。
  「进去五个了,再来一个怎么样?」
  「唔…」
  「唔…」
  「可以全部都塞进去,不然用狗趴姿势手淫。」
  「不要啦…我弄…所以不要啦…」
  美纱由衷的不想再塞入肛门里。知道自己的花芯如尿尿般湿淋淋了。
  佐原冷冷的观察每塞入一棵珠子就会更湿润的花芯。
  美纱做出狗趴姿势,手指开始在花瓣上蠕动,掉在肛门外的珠子一起摇摆。
  2
  每一次美纱都是去佐原指定的旅馆。今天是在咖啡厅见面,然后一起去旅馆。
  还是专门为性交建造的旅馆比较好。除非套房,一般的房间会担心被隔壁房或在走廊上听到。打屁股的轻脆声也许传出来了。
  「已经订好房间了。」
  「请问,预约的号码。」
  「GF36。」
  「请。」
  柜台的女职员拿出钥匙。
  佐原带美纱走进柜台旁边的电梯。
  看得出来佐原带来这家旅馆,可是很奇妙的,美纱并不感到嫉妒,即使他有妻子也不重要,只要佐原能安排时间和美纱见面就够了。
  佐原手提黑色皮包。因为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,所以还没有碰到身体,美纱便产生骚痒感。
  「噢…啊…」
  走出电梯就听到女人的尖叫声。
  美纱惊讶的看佐原。
  「整个旅馆都有遮音设备,再大声喊叫也只是这种程度,不必担心。」
  「啊…」
  打开房门时,美纱倒吸一口气。
  在正面的墙壁上看到像十字架的E状的东西,其上有拴手脚的皮套。美纱这才知道是SM旅馆,心跳加速。
  美纱瑟缩的不敢进去时,佐原把她拉进去,关上门说:「不能第一次就带你来这里吧。」
  认识后立刻来这里,美纱可能不会再和佐原见面,现在虽然还有不安感,但身体骚痒,心里迫切的思念着佐原。
  站在佐原的面前,抗拒之心完全消失,变成百分之百的顺从的女人。
  佐原脱下美纱的皮夹克,手放在她的胸前。
  「害怕吗?」
  感受到美纱的心猛烈跳动,佐原沧叛劬Α
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